心中的童话故事——回忆二姨姥姥

童年的许多美好回忆,都已经随时间的远去渐渐模糊,可我对二姨姥姥的印象,却铭记在心,随年龄的增长愈加清晰。

在我的记忆中,二姨姥姥五十岁左右,中等身材,不胖也不瘦,白净的长方型的脸上有一双淡定的、和蔼可亲的眼睛。她高鼻梁,薄嘴唇,话不是太多,脸上总是带着轻轻的微笑。花白的头发盘在脑后,外面还用一个黑色的线罩精心的网住。她总是身穿蓝色的,侧系扣子的上衣。黑色裤子下面,还用很长的黑色宽布带子绑着裤角,缠着足。是一个典型的旧中国农村女人形象,给人留下一种既贤淑又干净利落的印象。因她的脑后梳一个大纂,我亲切地叫她“大纂姥姥”。

二姨姥姥三十几岁就守了寡,女儿长到三四岁时,就夭折了。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。

妈妈告诉我,我是在二姨姥姥家出生的。那段日子里,她对妈妈和我照顾得无微不至。饭香菜美不说,就连我穿的沙土裤里的沙土,她都是天天翻炒,日日暴晒,怕我娇嫩的皮肤受到伤害。

在五岁之前,我的家离二姨姥姥家比较近,妈妈会经常带我去看她。她住的村子叫袁庄,她住在村子的最北边。她家没有围墙,正房是三间西房,对面还有两间东房,用来做饭,放一些杂物,南面是族人的北屋,北面是一片荒野。

我记忆最深的是,在她家正房前面,有一棵很大的枣树,结出的枣与众不同,形状像一个小葫芦,上细下粗,里面的枣核把它上下串在了一起,看着十分有趣。人们叫它“芽葫芦枣”。等枣儿成熟的时候,二姨姥姥总是挑些又红又大的留给我。醉枣、熟枣、干枣让我吃个够。平时,她把省下来的细粮留给我吃,用自己都舍不得吃的鸡蛋蛋清来给我洗头发。她说:“小孩子用这个洗不伤皮肤,还能洗得干净。”

我最后一次见到二姨姥姥是1965年秋天。那年我八岁,我家已搬到另一个县城居住。由于交通不便,我很久没有去看望她了。妈妈带着我和大弟回娘家时,我迫不及待地要去看望二姨姥姥。因两个村庄离得不远,有二三里地,我也认识路,妈妈便答应了。我带着大弟高兴地望袁庄跑,蹦蹦跳跳很快就赶到二姨姥姥家。看到我们的那一瞬间,她好像有些不知所措,呆呆地愣在那里。直到我跑过去把她紧紧抱住,她才搂着我老泪纵横,喃喃地说了一句:“孩子!姨姥姥好想你们呀!”她帮我们洗了脸后,高高兴兴地给我们做饭。饭后又领我们姐弟俩在村子里到处走走,欢欢喜喜地和街坊邻居们打着招呼。

太阳西斜,我们该回去了。她从木柜底下找出一大串铜钱,对我说:“这些东西,是我保存了多年的,送给你吧,让妈妈帮你留好,做个纪念。”她不放心我们自己走回去,一手牵着一个,把我们送了回去。和妈妈他们几个大人说了一会儿家常话,她就一个人回家了。

没想到和她老人家这一别,竟成了永别!直到她两年后去世,我都没能再见她一面。后来我才知道,这成了她临终的遗憾!

亲爱的大纂姥姥,您可知道,这也是我这个外孙女一生的憾事呀!

石敏

大发快3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大发快3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大发快3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大发快3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发快3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